首页 > 新闻中心 > 三峡经济 > 正文

10万亩“南方沙漠”复绿的背后

本报记者黄善君实习生 周学语 刘浩涵

核心提示

7月3日上午10点多,户外温度已经达到33℃,田静波正顶着高温在夷陵区分乡镇联合村山林中穿梭。

眼下正是检查松林是否被松线虫侵扰的最佳时期,松针绿则松林平安,松针出现枯黄就证明疫情没被控制,身为分乡镇林业站站长的田静波最不愿意看到松针枯黄的场景。

站在高处俯瞰这片面积高达10万亩的松林,青枝绿叶迸发着盎然的生机,田静波很是松了一口气。分乡镇属于生态脆弱地区,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滥伐曾经导致这里植被稀少,一度被称为“南方沙漠”,土地沙化面积达10万亩之多,引起了各级政府部门的高度关注。从1985年开始,当地林业部门开始组织大规模造林,经过34年、两代林业人的努力,形成了如今郁郁葱葱的局面,“别小看小小的松线虫,如果不注意可能就会毁掉我们几代人筚路蓝缕造林的成果。”“南方沙漠”被治理后,绿意盎然。7月3日拍摄90年代消灭荒山深抽槽现场。

QQ图片20190708091615

村级巡山员在巡查时发现了铁夹子,当即处置。

◎人人砍树的“光头强”年代

分乡镇联合村二组,78岁的刘必礼坐在堂屋里歇凉,一旁的小孩子正在看动画片《熊出没》,不时从电视里传来那句经典的台词:光头强又是你在砍树。“实际上,在60年前我也是‘光头强’,当时几乎人人都砍树。”老人家回首往事,唏嘘不已。

那时,刘必礼和左邻右舍都是“砍树狂”,树被他们集中砍伐后,用先铺一层树再铺一层铁矿石的办法“炼铁”。老人家说,一旦柴火被点燃,几天几夜火苗不灭,林地被烧的滚烫。一次次地烧,炼铁却一次次地失败,最终平地里的山烧完了,铁却没有炼成一块。“那时随便选一棵树,一段就能挖一口棺材。”刘老还没说完,他的老伴严仕菊就接下了话茬。

QQ图片20190708091552

分乡镇版图面积大,两边都是高山,中间属于丘陵,当平地里的树砍完了就转移进攻山上, 森林资源元气大伤。

砍树的节奏并未停止。村民烧水做饭需要用柴,小树就成了柴火;集体食堂需要用柴、做饭也要砍树;没有肥料需要树叶沤肥,树叶也在被利用;农村有烧火土当肥料的习惯,大量的灌木变为灰烬……

刘必礼回忆,白天生产队的队长不准砍,村民就在晚上偷偷砍,因为生活做饭需要柴火,小树砍完了就连根拔起挖树兜,就这样“大树被炼铁、小树当烧柴、灌木烧火土、砍完树木挖树兜”的毁灭性砍伐,让植被与绿色荡然无存。昔日野猪、野牛、猪獾、狗獾出没频繁的地方在1965年前后变成了沙漠,且寸草不生。回想起当时的情景,刘必礼说:连躲阴的地方都没有,没有绿色的光头山让人心里不踏实,浑身不自在。

一次偶然的机会,国家林业部在航拍时发现宜昌区域居然还有一片沙漠,最终锁定位置是宜昌县分乡镇,经过国家林业部测定面积达10万亩之多。从那时起,宜昌县分乡镇被戴上了“南方沙漠”的帽子。

QQ图片20190708091513

◎客土植树偿还生态债

“南方沙漠”被“确诊”后,引起了各方面的重视,分乡镇从1989年开始对这片“南方沙漠”进行植树和综合治理,偿还 “生态债”。分乡镇虽然举全镇之力栽树,用敢教日月换新天的气概复绿,但因山上没有了土壤,栽树已经不是那么简单,栽下去的树要么活不了多久,要么经历一个夏季的高温后全军覆没。

曾经担任分乡镇林业站长的周光武介绍,该镇先后利用国家配套的“德援项目、长江防护林项目、水土保持、石漠化治理”等项目植树。因页岩体没有了土壤,必须深抽槽后“客土定植”,通俗地说就是要从其他地方运土来深埋保墒栽植。“一根钢钎一把镐、抽槽客土把林造”是那时的口号,50公分宽80公分深一个树窝,0.4立方米的树窝方能栽活一棵树。在10万亩页岩体上抽槽,相对节省体力、最适合的季节是夏天,夏天雨水足、温差大、页岩相对柔软。周光武说,但是夏天页岩的温度超乎想象,他们洗净了石头,在上面可以直接煎鸡蛋,栽一棵树的代价,相当其他地方栽30到50棵树。

因国家配套的资金只是苗木、运费及工具,还必须解决劳力问题。1992——1997年,宜昌县政府为了消灭石漠化的光头山、荒山,组织县直所有国家干部职工支援分乡镇植树,每年人均3米,标准是一米一个树窝,分乡镇每年对所有干部职工、农民实行人均5米的刚性考核,挖完标准树窝栽上刺槐、马尾松、荃皮栗。严仕菊说,栽树的土都是用车从其他地方运到山上,然后再一筐筐提到树窝处。

刘必礼说,那时栽树,所有村民都十分认真、负责,冬天春天栽树、夏秋浇水培土,每个人都不敢含糊,人人争当“植树郎”。他亲手栽下的树不低于10亩,对待每棵树比待儿女还金贵。记者看到,刘必礼的手指非常粗壮、也非常粗糙,他说这些都是栽树的记号。

在各种项目的支撑下,分乡镇经过10多年栽树,生态慢慢修复,2001年绿化效应初显。从2001年开始,天然林保护取消了商品木采伐,分乡镇由造林植树变为森林管护,在此基础上,分乡镇多渠道发展经济林,先后栽植核桃1.2万亩,小水果庭院绿化5万亩,桑蚕1万亩……消耗资源发展经济的事分乡镇不干,为的是严防死守保生态。

◎能源替代乡村不再烧柴

在栽树管林的过程中,农民生活用柴的难点不解决,封山育林就只是一个传说。2009年以来分乡镇每年先后封山育林3.9万亩,普及太阳能1.1万户,液化气使用率100%,换液化气的大篷车走村串户,以气代柴、用电代柴、以沼代柴的替代能源在分乡盛行起来。

退耕还林、封山育林、天然林管护等各种政策的兑现,能源替代得到了解决,原来每到年底家家户户砍柴、烧炭取暖,消耗资源巨大的问题迎刃而解。昔日的“光头强”刘必礼家,在刚刚推行沼气池时就修建了2口,夏天他家里的气用不完,能源替代让他彻底放下了斧子。

村民炒菜用沼气、煮饭用电、取暖用气,树也就慢慢长起来了。据了解,分乡镇现在森林覆盖达到了37万亩,林地面积得到了国家政策的补助,农户最多的近100亩,用这些补助替代了能源。

分乡镇从2015年开始,实施生态链条的延伸,以创建全省“绿色示范乡村”为载体,目前已经有16个村申报成功授牌,分乡镇在145规划中,确立了创建省级森林城镇、生态旅游发展经济的战略。“天苍苍、野茫茫、风吹草低见牛羊,春到百里荒遍地野花香、夏到百里荒遍地是牛羊、秋到百里荒草地都金黄,冬进百里荒皑皑白雪耀银光”,方圆百里以草场为主的生态旅游已经成为绿色发展引擎。今年,分乡镇笔锋洞跻身国家森林公园。

◎松线虫掠不走治理成果

分乡镇面积巨大,林地面积甚至相当一个小县的总和,昔日的“南方沙漠”变身森林公园后,分乡镇从2001年开始取消了所有商品采伐,打造三级森林管护网络,配套了专职护林员8人负责分片区管理,28名村级兼职护林员负责森林资源巡护协调,协助落实相关项目。分乡镇林业部门还在建档立卡的贫困户中聘请村民信息员28人,负责监督、举报、纠正滥砍滥伐行为,还配套了9名古树林木管护员,监护网络形成了全覆盖。刘必礼也当上义务巡山员,化身成为一位“巡山王”。像刘必礼这样从砍树到栽树到自觉义务当巡山员的人,在分乡镇有1800多人,自觉行为的养成、无缝隙覆盖的网络,让绿化成果成为永久牌。

从去年开始,松树线虫暴发,分乡镇为了阻击松线虫展开了保卫战,高峰时期全镇组织了400多人,砍掉了带有松线虫的松树,砍伐后就地烧毁,并将伐桩掩埋,目前全镇有26万株松树被砍。当刘必礼再一次砍树时,每砍一棵都会掉眼泪,当知道砍一棵树是为了保护1千棵、1万棵时,他揪心的疼痛才彻底化解。

砍掉松树并烧毁的土地被及时播上种子、栽上了山樱桃、栾树、全树栗等。今年分乡镇完成了2次飞机飞行,在树林内放入大量松褐天牛,对2万亩松林实施生物防治。

记者在界岭村五组采访时看到,兼职护林员章小平与罗新在巡逻中发现了捕捉野生动物的铁锚子(铁夹),这种铁夹放置在野兔等野生动物经常出没的路口捕猎,野兔虽然不是保护动物,但是护林员决不容许任何影响生态的行为出现。如今,在分乡镇,不管任何人任何时间在森林中砍树,都会有人站出来制止。树成了分乡人的命脉。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  • 主管主办: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三峡分社 地址:湖北省宜昌市胜利四路46号
  • 版权为 三峡新闻网 www.sxxw.net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
  • 互联网出版机构 鄂新网备0908-0213 鄂ICP备12016035号
  • 联系电话:0717-6448478
  • 24小时报料热线:0717-6233333
  • 邮箱:sxxw@sxxw.net